保定人民广播电台主办
论坛:用户名    密码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页 电台概况 台长寄语 新闻频率 经济频率 交通频率 魅力主持 公告栏
在线直播 台长信箱 精品回放 文字飞扬 播音爱好者 听友心声

广播

电视

广播电视报
热点新闻
我市空气质量持续好转
《河北省生态保护红线》发布
《京津冀工伤保险工作合作框架协议》签订
白洋淀生态补水1.12亿立方米 沿线生态有效 ..
市首届创业培训讲师大赛开幕
保定广播电视台“一包一”结对帮扶(4): ..
我台召开党员干部政治性警示教育大会
我台组织新党员和部分党务工作者到阜平县开 ..
7月13日《交广回声》
7月12日《交广回声》
7月11日《交广回声》
7月10日《交广回声》
 
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程老五
时间:2016-6-13 作者:大路通天

    在作家采风活动中,我结识了顺平县白云乡淋涧村村民程老五。他的朴实敦厚,他的诚恳待人,他的勤劳执着,他的百折不挠,他的无私奉献,令我肃然起敬。他那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精神,让我觉得他就是当代的活愚公……

勾画梦想

    1963年8月8日,程老五出生在淋涧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他上边有4个哥一个姐,后来有了一个妹。父母拉扯着他们7个兄弟姐妹苦熬日月,家境极其贫困。

    淋涧村位于太行山脚下, 三面环山。改革开放前,那里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贫穷落后,村内冷寂,山地萧瑟。

    程老五的父母给生产队干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一个汗珠摔八瓣,一个工作日才两毛钱,一家9口人,常常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

    为了替父母分忧解难,助父母一臂之力,程老五初中毕业就辍学务农了,边劳动,边勾画梦想,立志在淋涧村这穷乡僻壤大干一场,用青春挑战荒山野岭,用汗水浇灌果树禾苗,用实质性的福音,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和乡亲们的襄助之情。

    通过脚踏实地的劳作,他有了更为深刻的领悟——淋涧村就是给予他生命的星辰,他奋斗在在这个村庄,就是参与了宇宙间伟大的运行。

    于是,他朝气蓬勃的体内,产生了极为强烈的生命冲动,充沛的情感喷薄而出。聪慧的大脑,勾画出更为接地气的梦想——让淋涧村的山姹紫嫣红,五彩缤纷,果树成行,瓜果飘香,成为“此景只应天上有”的人间仙境!

承包荒山

    1988年秋后的一天,时任淋涧村村委会主任的刘战斗在大喇叭里广播:“……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按照上级部署,咱们淋涧村村委会经过研究讨论,决定用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咱村的荒山承包出去,开发出来,绿化起来,希望有志向,有能力,有不怕苦不怕累不怕难的人,赶快到村委会报名!”

    刚满25岁的程老五,听到广播后,顿时热血沸腾,心潮激荡。血气方刚的他,放下刚端在手里的饭碗,就风风火火地跑到村委会报了名,热烈的语言如烈日般灼人。他那恳切的态度,成竹在胸的神情,稳操胜券的自信,让刘战斗和班子成员一致认为他是一个敢打敢拼、能把一切困难踩在脚下的硬汉,是个信得过的优秀青年。

    淋涧村党支部、村委会经过反复研究讨论,通过召开村民代表会议,最终形成决议,决定让程老五承包位于村南的、约350亩的米面峪古荒山。

    程老五接到通知后,兴奋激动得3天3夜没合眼,一个劲儿在划拨给他的米面峪古荒山转来转去,像机敏灵动智勇双全的孙悟空一样上蹿下跳,盘算着如何治理,如何开发,如何绿化,栽什么果树种什么蔬菜,在哪里建蓄水池,在哪里开盘山道……

    那时,程老五已有两个双胞胎儿子,一个女儿,孩子们还小,帮不上忙。妻子小时候留下了小儿麻痹后遗症,腿部有残疾,上山下山行动不便,心里不免有些压力和为难情绪。

    程老五身为五口之家的顶梁柱,深知开发荒山非同小可,需要投入大笔资金,而自己的钱包尺寸不够,没那么大的经济实力,怎么办?

    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借力使力,联合三哥、四哥,共同开发米面峪古荒山。

    他的老父亲非常支持他,主动找老三、老四两个儿子沟通。在父亲协调下,老五的三哥、四哥表示赞同。哥儿仨当即一起来到村委会,签订了协议书,承包期为36年。

    父子4人商定,先从承包区域的北边开始绿化,因为北边挨着蒲阳河道,河水清澈见底,水质良好,水量丰沛,能保障灌溉。

    老五的三哥以前做生意积攒了些钱,主动投资购买了两台高扬程潜水泵,购买了几百米防渗管道,架设了300多米的电力线。

    父子4人齐心协力,通宵达旦,昼夜施工,开山造田,喝凉水,吃冷饭,实在困得睁不开眼了,就靠着石头打个盹儿……

    一些好心人劝程老五:“别费那个傻牛劲了,荒了无数年的山,你再怎么开发,也长不出什么来!要是能长出什么来,早长了,还能等到今天?还轮得到你开发?”

    程老五信心满满地说:“我就不信这个邪!我非得让这古荒山长出东西来不可!你们就瞧好儿吧!”

    当虎口无数次震裂,当双手结满厚厚的硬茧,当脚底磨出硬硬的脚垫时,程老五开发的米面峪古荒山终于初具规模,栽植了桃、李、杏、梨、枣、苹果、核桃、柿子等多品种果树,种植了豆角、黄瓜等蔬菜。

    自此,约350亩的米面峪古荒山,告别了荒凉萧瑟,焕发出盎然生机。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朝气蓬勃,蒸蒸日上。

痛失亲人

    1989年夏末秋初,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了米面峪,山洪暴发,洪水和泥石流汇聚一起,对米面峪的果树、蔬菜痛下杀手,疯狂肆虐,横冲直撞,把小树和梯田毁了个乱七八糟,幸存者寥寥无几,损失惨重。

    开发荒山的重体力劳动,已经让程老五的体力消耗殆尽。加上灭顶之灾的沉重打击,程老五这个钢铁般的汉子,再也支撑不住了,得了肝炎,住院治疗两个多月,才渐渐好转。

    老五的四哥,因经不住自然灾害的打击,更因心疼老五弟弟,加上开发荒山体力透支,得了肾炎,经过两年医治,无效,刚刚35岁,就离开了人世。

    四哥的英年早逝,令年迈父母痛不欲生,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现实,让老父在思念儿子的哀痛中,撒手人寰。

    接连痛失两位亲人,程老五真是心如刀绞,心痛欲裂啊!

    老五的三哥,因失去亲人,因开发荒山不顺,痛苦不堪,远走他乡。

    三哥的离家出走,对老五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回想当年,为了开发荒山,父子4人把米面峪作为阵地,勇猛顽强地战斗在那里,吃住在那里,畅谈理想,展望未来,共同制定开发措施,并肩落实绿化方案,那是何等的惬意,何等的快乐啊!如今,父亲和四哥,永远离开了他,永远离开了洒满父兄血汗的米面峪。三哥,也离他而去,音信杳然,偌大的荒山,只剩下他一个人苦苦支撑,失去臂膀的他,觉得自己真像离群的、病恹恹的孤雁,孤苦无依,独立无援。他那颗饱经沧桑的心,怎能不滴血!

    在7个兄弟姐妹当中,老五与四哥的感情最深。哥俩都爱唱河北梆子,老五认为四哥比他唱得好。老五还认为,干农活,四哥也比他能干。四哥待人接物的能力也比他强,人缘儿也比他好。因此,四哥去世后,每当春节,老五都到四哥坟前,默默流泪,向四哥诉说自己的思念之苦,诉说自己遇到的困难和挫折,诉说自己的寂寞与孤单……

    每次向四哥倾诉之后,他的心情都豁然开朗,他决心化悲痛为力量,尽最大努力继承父兄遗志,不屈不挠地开发米面峪,把米面峪建设成真正的花果山,米粮川。

    他觉得,不干出个样儿来,对不起父亲和兄长。

    接下来的日子里,老五继续在米面峪埋头苦干,挥汗如雨,汗珠晶莹,闪闪发光,照亮果蔬。在他的梳妆打扮下,米面峪重新披红挂绿,像新娘一样喜气洋洋,容光焕发了!

奋力自卫

    正当老五和亲人们沉浸在初见成效的喜悦之中时,村班子换届。新班子一上任,便决定把程老五开发的米面峪收回,当作牧区,让村民放牧。

    这一决定,犹如五雷轰顶,程老五顿时感到天旋地转,险些晕倒。他知道,当初村委会搞承包时,划分了10个承包区,米面峪只是其中最普通的一个区域,山上的荒草跟其它区域的荒草都是同一个味道,没什么特殊的地方,而且,在北山上,村委会还专门留有放牧的牧区,新班子为什么不让村民去北山专门留下的牧区放牧,非要来他的米面峪放牧呀?打造米面峪,耗尽了他的心血,失去了父亲和兄长,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的命根子啊!要是强行收回去,那简直就是要他的命啊!

    老五的亲人们,百分百想不通。妻儿老小,终日以泪洗面,长吁短叹,苦不堪言。

    没几天,全村的牛羊几乎都聚集到栽满果树种满蔬菜的米面峪,大有把幼小的树苗啃光、把嫩绿的蔬菜吃光之势。

    一肚子委屈、满腔愤怒、一百个不服的程老五,奋力自卫,决定用鲜血甚至生命,护佑宛如小荷初露尖尖角的米面峪。

    他百般劝阻,好话说尽,放牧者根本不理睬,仍我行我素,放牧不止。

    一天,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老五和一放牧者发生激烈争执,扭打在一起,不慎将放牧者打伤。他东拆西借,凑了6000多元,赔偿了伤者。

    一时苦无良策的老五,仿若深陷苦海之中。

    尽管如此,开发荒山的意志丝毫没有动摇。他万分渴望有人站出来主持公道。他坚信一定会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

上级支持

    淋涧村的打架事件,惊动了顺平县委、县政府,引起了县、乡两级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县政府立即责成县林业局牵头,与杨各庄乡政府组成调察小组,深入淋涧村,实地考察米面峪的开发情况。

    调查组经过实地考察,连夜写出调查报告,上报县政府。县政府责成主管林业的张庚辰副县长,妥善处理此事。

    钦差大臣张庚辰高举尚方宝剑,不辱使命,公正廉明铁面无私胜似包公三口铡,带领相关部门和先关人员,在淋涧村召开了开发荒山现场会,对程老五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举全家之力开发荒山的大无畏精神,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鼓励程老五继续努力,再接再厉,把米面峪开发成令世人瞩目的花果山。同时号召淋涧村其它9个开发区域,以米面峪开发区为榜样,努力学习米面峪开发区的绿化经验,为顺平县的林业大发展做出更大贡献。

    现场会结束后,张庚辰副县长亲自坐镇指挥,县司法局公证处现场办公,在淋涧村订立开发荒山合同的基础上,在村民众目睽睽之下,依法将合同公证。

    从此,程老五吃了定心丸,悬在心头沉甸甸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从公证合同到现在,程老五开发的米面峪平安无事,果蔬两旺。

不幸迷失

    2004年秋季,为了干活方便,老五搬到山上去住。

    初冬时节,冷风呼啸,山上的屋子很冷。在屋里做晚饭时,烧的木柴一个劲儿冒浓烟,浓烟产生的毒气,将老五熏倒,造成了大脑严重缺氧。此症状跟脑血栓后遗症一模一样,左胳膊失去了知觉,不能动弹。大脑反应迟钝,表情木讷痴呆,语言功能衰退,几乎不会说话。

    大脑受到重创的老五,迷失了自己,竟然忘了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来山上干什么。

    老五的母亲,看到精明强干的儿子,为了开发荒山,突然病成这个样子,急火攻心,带着百般遗憾万般无奈,于2004年12月底,含恨离世。

    老五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心中除了自己对母亲的感恩与愧疚,还有自己在病魔折磨下的失常状态对母亲造成深重伤害的自责!深陷恍惚中的老五,天天昏睡不醒。

    一度披红挂绿的米面峪,由于失去老五双手的亲切爱抚,渐渐走向衰退,荒草萋萋,一片肃杀。

重振雄风

    5年后,也就是2009年春天,双胞胎儿子同时订婚的喜讯,像一股强劲的春风,吹进了老五已经冰冻5年的心坎儿。更像钟馗莅临,驱走了折磨老五病体长达5年的妖魔鬼怪。昏睡了5年的他,猛然苏醒。英雄气概,随之附体。

    清醒后的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发荒山。父子们在山上浴血奋战的一幅幅画面,像电影一样在他眼前闪现。他一跃而起,冲向荒山,重拾自信,重振雄风,重整山河,把5年前开到半山腰的山路,一鼓作气开到山顶,使山路的总长度达到了5公里。建成了两个蓄水量400至500立方的蓄水池,基本满足了灌溉需求。在轰轰烈烈的硬件建设的同时,不断扩大种植面积,优化种植结构,每逢植树季节,都栽植各类优种果树几百棵。每个树种都有早熟和晚熟、大果和小果多种质量的品种。四季香梨树、冬枣树、酸枣树、樱桃树……植满山坡,举目望去,生机盎然。

    三面环山的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 孕育出独特的气候资源,程老五开发的米面峪四周,方圆几十里无污染企业,因此,他种植的果品、 蔬菜, 比临近乡村的果品蔬菜都提前上市七八天 ,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蔬菜口感好, 瓜果具有丰富的矿物质和各种维生素,倍受消费者青睐,每当收获季节,前来收购、采摘者络绎不绝。品尝自己亲自采摘的瓜果,那独一无二的口感,会直抵心灵。

    山上的各种水果、干果,任游客随意采摘;山上的所有自然景观(蛤蟆窟等)和人文景观(部队挖的防空洞等),任游客随意畅游浏览。采摘新鲜的、甘甜爽口的、风味独特的绿色食品,你会感到百吃不厌。观景揽胜,你会心旷神怡,流连忘返。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重振雄风的老五,彻底找回了大脑受到重创后曾经失去的尊严,像铁塔一般,巍然屹立在米面峪的高山之巅!

建造庙宇

    商家采购者、自由旅行采摘者们,除了满足采购、采摘愿望,还不断向老五提出各种要求,比如来这里烧香拜佛,念经唱诵,诉说祈愿;比如来这里戏水垂钓,摄像拍照;比如来这里吃农家饭,住农家院,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正当老五考虑在山上建庙宇是否妥当时,顺平县电视台播出了“县委书记张丽娟宣布‘顺平凤凰山佛光寺正式开工’的新闻, 保定市佛教协会会长、佛光寺住持真广法师在开工典礼上发表讲话,讲述了自己发心修建佛光寺的因缘。

    不久,老五又在电视里看到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北京会见台湾佛光山开山长老星云法师的报道,俞正声充分肯定了星云法师多年来情系中华,为推动两岸交往特别是文化交流作出的重要贡献。

    接着,老五又在人民网看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星云法师的图片新闻,习总书记在与星云法师握手时特别表示:“大师送我的书,我全都读完了。”星云大师则回应:“‘中国梦’带给中国更伟大、富强的发展,令人激赏。”

    这些新闻报道,让老五颇受启发,使他对佛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他深刻认识到,庙宇的建设是功德无量的事,它会起到一种无言之教,使见到它的人都能生起善念。

    于是,他坚定了在米面峪山上建庙宇的信心。

    为适应新形势,满足新需求,为了将佛文化发扬光大,为了让吃斋念佛的善男信女们发挥正常作用,为了使佛教、道教和各路神灵吸收人间香火,用它们的神灵为人世间驱除各种灾难,为了给淋涧村民打造出一个一生平安的天地,给积德行善的人们打造出一个精神寄托的美好场所,老五开始在米面峪山上大兴土木,建造庙宇。

    2016年2月29日(农历正月二十二),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在这吉祥之日,“淋涧村蛤蟆窟米面峪古荒山庙宇开光大典”,在山坡上隆重举行,四海龙王大庙、佛祖庙、玉皇庙、九位老母九母宫庙等庙宇正式开光。

    典礼现场庄严肃穆。

    这些庙宇,都给人庄严、亲切的感觉。尤其是佛祖庙,简洁,庄重,沉稳,完美地体现出佛教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弥漫的香烟,迎风招展的彩旗,将庙宇映衬的美仑美奂。

    开光大典迎来了各方宾客、信众,他们祈愿社会祥和,国泰民安,世界和平。希望佛的智慧之光、慈悲之光、和谐之光普照寰宇,给空虚、迷茫、孤独、烦躁、烦恼的现代人带来光明,让其身心自在;希望自己能在促进文化发展、经济繁荣、社会和谐诸多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

    庙宇内外,游人如织,秩序良好,人们扶老携幼,兴致勃发地浏览、踏春、参拜,一派祥和景象。

    米面峪古荒山历史悠久,传说封神榜周文王兴师伐纣时期,周文王不幸在此山落难,生命垂危之时,被雷震子及时救走。还有很多朝代的很多皇帝在此山落过脚,发生在皇帝身上的美好故事广为流传。还有,古荒山的山脚下是蒲阳河道,河边的三个小山包,分别叫大龙王、二龙王、三龙王……程老五打造的蛤蟆窟米面峪古荒山兴龙山庄的庙宇,就是根据这些古代传说建造的。前来参加开光大典的宾客、信众们说:“这些庙宇肯定会有灵气的。一定会让这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

无私奉献

    在建造庙宇期间,老五广结善缘,无偿为乡亲们办了不少好事,实事,受到乡亲们一致好评,都发自内心地为他点赞!

    2014年春天,为解决浇地用的塑料管道严重漏水问题,老五投资19万元,焊接了9000多米的防渗铁管,把淋涧村6个深水井连接起来,成为一体,无论村民们在哪个位置浇地,,什么时候浇地,都非常方便,快捷,且省电省水。此举,受到村民们高度赞扬。

    之前,淋涧村的水利设施以防渗塑料管为主,埋遍全村土地的东西南北,时间久了,塑料管道老化,漏水现象非常严重,不但浇地速度慢,还浪费水。村民们强烈要求换成铁管,迟迟没人去落实。

    为了不再浪费水资源,让村民们浇地少投入,得到实惠,老五自掏腰包,焊接的9000多米铁管,无偿让村民使用终生,不收一分钱的使用费。他的无私奉献精神,令我钦佩之至。

    2014年秋季,在通往村北面的天坡峪的山路上,老五以每天3000多元的费用,雇用大挖掘机,用震锤开辟了一条长约1000多米、宽约4米多的宽敞大路,极大地方便了村民出行,好评如潮。

    此前,这条山石路才1米宽,来往车辆不能错车,时常堵车,还担心摔下山坡。村民们怨声载道。老五开出的4米多宽的宽敞大路,彻底解决了错车、堵车问题,村民们也不再担惊受怕了,都伸出拇指把他夸。

    2014年10月12日,老五又雇用挖掘机,将堵在河边路上的巨石、怪石劈开,修出一条既宽阔、又通达的大路,村民们又朝老五竖起大拇指,啧啧称赞。

    此前,这条河边路怪石横生,路当中有突起的、坚硬的巨石,村民们走到那里,都得拐大弯儿,绕过去,极为不便。

    如今,当村民们走在平坦、宽阔的大路上时,都不由自主地夸上老五几句:“人家老五就是实在,光奉献,不索取,是大好人!”

    2014年10月15日,老五又雇用大挖掘机,用了整整一天时间,将村南河道挡水的山根拓宽,令村民从此高枕无忧,过上了踏踏实实的太平日子。

    多年来,村南河道山根一遇到洪水泛滥就挡水,致使洪水不能及时流走,急剧上涨,不但直接危害村南的环村路,更危害到村南的十几户人家的住宅。

    自从山根拓宽后,洪水泛滥之际,不再挡水,村南的环村路不再受洪水威胁,十几户农家也获得了安全感,不再像以前那样胆战心惊。为此,村民们都夸老五是专做好事的活雷锋。

    2014年10月16日,老五先是雇用大挖掘机平整淋涧村至李思庄的路基,之后又雇用拖拉机等车辆,在路基上垫了一层厚厚的红沙,使通往李思庄的路畅通无阻。

    整修前,这条路因走的是蒲阳河河道,大坑小洼,凹凸不平,司机们一到这里就减速,无论什么车,走在路上都极其颠簸,像行驶在大海的风口浪尖,一会儿飞起来,一会儿落下去,底盘低的轿车路过这里,经常托底,甚至趴窝,司机们叫苦连天。

    现在,这条路经过老五整修,平坦,好走,司机们路过这里时,不但不再减速,而且提速,简直就是飞驰而过。

    2014年10月21日,老五乘胜前进,又雇用大挖掘机,先将村西至南山的约1·5公里的田间道路的路基整平,之后雇用车辆,在路基上垫了一层厚厚的红沙,使田间道路既宽敞又好走,极大地方便了村民进出田间。

    以上工程总投资为25万元,这些钱,都是老五或拆借或贷款,苦心筹集来的,压力山大。但一想到方便了广大村民,为广大村名排了忧,解了难,就轻松慨然,如释重负了。

荣任村官

    老五无偿为村民服务的善举,无私奉献的精神,赢得了广大村民的敬佩、信赖与爱戴。2015年2月20日,经淋涧村全体村民选举,产生了第十届淋涧村村民委员会,程老五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村民成票数达80%以上!

    老五不负众望,上任第3天,就解决了村民反映强烈的吃水问题。那是2013年遗留的问题,上届村委会将村民们的吃水井,更换成饮水工程水井,此水井的水质不好,有杂物,有沉淀物,有异味儿,村民们担心长期饮用这样的水,对身体有伤害,怕得病,惶恐不安,因此,强烈要求改回以前的吃水井。

    老五上任后办的第一件事,就是满足村民的愿望,改回了令村民们放心的吃水井,受到村民们一致好评。改井时,村委会账上一分钱都没有,老五从自己家里拿出5000元,让村民们过春节时吃上了放心水。

    3月1日,老五上任第10天,使用村东村北井的几户村民向他反映,村东村北还有两口深水井没有安装铁水管,多年前按装的塑料管子漏水极其严重,浇地缓慢。为了不影响村民浇地,在村委会没有一分钱的情况下,老五又从自己家里拿出12000元,买了400米4寸铁管、管件阀门等,彻底解决了这两口井的塑料管漏水问题,村东村北的村民们浇地时,缩短了时间,得到了实惠,无不拍手称快。

    空谈误国,实干安邦。老五马不停蹄、手脚并用地为村民办实事,得到了村民们的认可和拥戴。村民们说:“淋涧村要是多几个程老五这样的人,早就脱贫致富奔小康了。”

    我问他:“你左手边是金条,右手边是村民的笑脸,你要哪个?”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要村民的笑脸。”

    可见,在老五心里,村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只要村民乐乐呵呵,他就高兴,就幸福。

    村民刘红柱得了白血病,家人为了挽救他的性命,四处医治,家财荡尽,借了40多万元的债,使今后的家庭生活面临绝境。为使这个家庭早日渡过难关,老五和村委会成员一起,组织动员全体村民捐助献爱心,使村民们亲如一家,互相帮助,给村民们创造了一个心连心的美好氛围,把淋涧村打造成了健康向上、互助互爱的文明新村。

    老五荣任村官以来,一直在为村民们的事东奔西忙,再也顾不上到自己田里劳动了,顾不上悉心打理自己开发的米面峪了,在家里的经济效益严重滑坡的情况下,他还不断从家里往外拿钱,支持村民,还承担着村民吃水、村里路灯照明的费用。这样以来,引起了家庭成员的不满,以前跟着他干的大儿子、女婿,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需要养家糊口,因在他这里挣不到钱,陆续到外面打工去了。

    我问他:“你这样全心全意为村民服务,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不顾家庭经济紧张状况,你后悔过吗?”

    他说:“我从没后悔过。以后,我还要这样干,无怨无悔地为村民办实事,办好事,兢兢业业地履行村委会主任职责,把淋涧村建设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强!”

    村民们说:“我们选老五当村长,算是选对了。他没有愧对我们所投的那一票。这样的好村长,世上难找!……”

美妙远景

    村官程老五时刻憧憬未来,悉心规划着淋涧村的美妙远景,以致时常彻夜不眠。

    他制定的具体规划如下:

    1、利用淋涧村独特的自然地理优势,栽植不同果树,让淋涧村所有的荒山,不再荒凉,不再有裸露的石头,打造出一片令游客心醉神迷的绿洲,一片令城里人热烈向往的大自然生态田园美景。

    2、以米面峪为龙头,将各承包区的水、电、路都支持到山上。

    3、将原有承包荒山的合同年限,续加到国家放宽政策的最长年限。

    4、在干涸多年的蒲阳河垒坝,在汛期雨水多的季节蓄水,打造出从春季到10月份河道有清澈流水的景观,让蒲阳河重现往日盛景,为旅游业的大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5、把千年古槐(村东村西各一棵)、千年古楸树(共3棵)和具有古老传说的蛤蟆仙洞、老虎洞、神仙洞,以及古山寺、1049部队打造的5个防空洞,都开发成旅游景点,吸引全国乃至世界的游客来这里旅游观光。让这些旅游景点,与这里的瓜果蔬菜一起,走向全国,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老五设计的美好蓝图,让村民们欢欣鼓舞,热血沸腾。

    我用万分钦敬的目光看着这幅蓝图,猛然想起郑板桥的《竹石》诗:“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

    有学者说,郑板桥在赞美竹石的这种坚定顽强精神中,隐寓了自己风骨的强劲。这首诗,常被用来形容革命者在斗争中的坚定立场和受到敌人打击决不动摇的品格。

    此刻,我觉得,用这首诗形容程老五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品格,尤为贴切。

    在这里,我衷心祝愿程老五早日美梦成真!

友情链接:
首页 | 电台概况 | 广播商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冀ICP备09024101号 |
地址:保定市阳光北大街1620号    电话:0312-5953863    邮箱:bdgbw@163.com
版权所有:保定人民广播电台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冀备2010001号